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生命之源 水的魅力

Le 23 novembre 2016, 05:28 dans Humeurs 0

涓涓細流,潺潺流過,幽幽水韻,聲聲怡人。小溪流水嘩啦啦,柔美,婉約,別有一般滋味在心頭。水系是從天上而來的,它是上帝憐憫的淚水滴落人間,敲打在青綠的磐石上,迸濺出清脆的歌謠,流淌入人們的視線裏,軟化了心田。俯視小河,只見河水清澈見底,仿佛是一條迂回的明帶——河中的遊魚碎石歷歷在目。轉眼之間,在天際的東邊出現了一個大火球,火紅的陽光把整個河面染成了紅色,河水像閃爍的紅飄帶,瀟灑地環繞著我們的小山村流向遠方。
水很簡單,再普通不過的微觀粒子,無處不在,輕盈透明。但它並不因為簡單就失去了重要性,恰恰相反,它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必要條件,正是由於無處不在的水,人類才能過著安樂、舒適的生活。故鄉的水輕輕流淌著,那一種多麼清脆悅耳的聲音。細流彎彎,繞過綠樹則更清,流經鮮花則愈香。水聲悠悠,纏纏綿綿,清清脆脆,餘味無窮。靈動的音符引得魚兒歡騰雀躍,遊來遊去,好不自在。鳥獸蟲鳴與這磬音應和著,混合成了美妙的交響樂,將夢中的故事娓娓道來。
高低不平的草灘上嵌著一窪窪清亮的河水,水面映出太陽的七彩光芒,就象神話故事中的寶鏡一樣”站在這裏一看,真怪,山簡直變了樣,它們的形狀與在丘陵或半山望上來大不相同,它們變得十分層疊、雜亂,雄偉而奇特。往上仰望,山就是天,天也是山,前後左右盡是山,好像你的鼻子都可隨時觸到山。當涼風習習低拂過水面的時候,水上頓時會出現一條瞬間即逝的狹長的銀色薄箔。哇鳴蟬噪的夏天來臨了,兩岸綠樹成蔭。傍晚,小河沸騰了起來,孩子們三五成群地在小河游泳、嬉戲,浣衣的姑娘一路歡笑;唱晚的漁舟滿載而歸。最遠處那一彎河面像塊月牙形的黛玉,靜靜的、平平的,沒有一點漣漪。順著一脈小小的沙壩,河水進入距我們近一點河塘,河面微波粼粼,細流漣漣。
 水流到哪里便柔了哪里,水系流過乾涸的土地,便馬上柔軟了大地,使它又濕潤馨香了起來;水系流過幹澀的雙唇,便瞬間柔軟了唇角,使它又豐盈剔透了起來;水系流過花朵,便立即柔軟了花瓣,使它又抬起已經蔫了的頭,生機勃勃了起來。轉眼間,秋風吹黃了河邊的樹葉,樹葉像一個個金色的精靈在河邊跳舞,小河看著金色的稻田,帶著豐收的喜悅唱著歡歌流向遠方。
 有這樣一種聲音讓人徹夜難眠,輾轉反側;有這樣一種聲音令人難以忘懷,記憶猶新;有這樣一種聲音使人聽之動容,扣人心弦。這種變幻莫測的,難以捉摸的聲音————水之聲,深深地震撼了心靈,撥動了心弦。它沒有琴音般的柔和,卻散發著鼓聲般的雄渾;它沒有管弦之音的洪亮,卻擁有著牧笛般的清脆;它沒有樂音起伏般的節奏,卻透露著天籟之音的恬雅。
你看哪;清澈見底的河水靜默著,平躺著。嫩滑的皮膚毫無一絲褶皺,水汪汪的一雙大眼透露著脈脈柔情。四周靜得出奇,沒有一絲聲響擾亂這種恬靜。然而水中小魚兒卻往來翕互,偶爾驚起清晰可見的水紋。泛出的漣漪向四周蕩漾開來。水紋撞到了嫩綠的水草,一部分被折彎了,像拉開的弓一樣。明媚的陽光如水即化,化作倩影點綴著水波,化作清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演奏著悅耳動人的水之曲。這就是水的魅力。

相離莫相忘

Le 31 octobre 2016, 07:36 dans Humeurs 0

荒廢的歲月裏,殘留的那些回憶,聚在了一起,化作點點墨蹟,印在了沁濕的宣紙上。落日染血的暮色,逝的也快,卻未能帶走眷戀的情緣;眼淚飄飛的霎間,終究遺下了曾經願景村人生課程的恩怨。
相離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風雨淒淒處,寂寂無聲時,有孤燈相伴,畫魂屏後,酒已盡,愁卻未眠,縱有心安然入睡,卻無力趕走靈魂深處的那一抹容顏。
獨上高樓,喚瓊月,啼血烏鵲幾時休?冷笛聲中,難掩凝噎聲泣,欲奏風情曲,卻也是柔情傾盡。
情別情,意離意,縱使身處芸芸眾生,亦不免一陣淒涼。落幕的劇場,嵌入了憂傷,揮手作別,眼角絲絲淚光,黯然成殤,淒風話別,撚愛成殘。
關山月影曈曈處,恰似三千弱水自天流,燈火闌珊印暮,玉人駛向來時路。臨窗硯臺處,只有斑駁紅淚墜地,在墨蹟錯落的宣紙上起舞。
那一年,誰牽著誰的手信言:冷月深處,宮闕無數,卻不及人化療間一間草屋。
那一年,誰倚著誰的肩誓言:此生,唯君可依,來世,紅塵相遇,只需心畔默念,定把心系君身。
烏啼江舟空餘恨,月影餘輝似霜雪,那人、那情已成追憶。遙憶當年,月下影成雙,今夕,竟與影對飲,可歎、可悲。
溫酒一杯,融淚一滴,前塵往事盡散去。醉眼朦朧覓歸路,人生的起起伏伏,早已看夠了。畫屏處,墨香撒了一地,那一支筆,早已死寂。
煙雨又起,我道:離殤煙雨地,有那淒淒愁苦人,執筆時,怎將相思剪去,墨蹟點點,卻也是句句傷感,句句悲。
雷聲陣陣驚入耳,忽覺雨夜多淒清,夜間幽徑本清淨,又是雨夜,哪里尋曾經?
淒淒聲,淒淒情,淒淒淚中,淒淒人,淒淒雨夜,淚灑無聲。孤情楚雨雲沒月,一尊孤琴奏江南,曲調未成淚先斑,何人解安利傳銷我心中結?道盡心中萬千事,亦只有黃花作陪,縱有萬千柔情,又有何人憐惜?
殤成歎,殤的是歲歲花綻無人采,歎的是年年落花無人知。
清淨、孤寂的室內,那曲憂傷的旋律還在繼續,角落的那把傘還在滴著雨滴,可是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刻意的去更該,去勾勒,可那胭脂味總也抹不掉。畫中人未變,笑意淺,卻印著一張截然不同的臉。
紗帳暖,心卻已寒,笑看紅顏,終抵不過似水流年。

清秋靜思

Le 20 octobre 2016, 06:29 dans Humeurs 0

春去秋來,不知不覺在我的人生已經上演了二十六遍如此相像的景色。回望一路走過的道路,發覺沿途上的所見所聞是如此的淡然無味,雖說一路上也有過坎坷,也曾有過愉悅,經歷過起伏,但能刻印在心裏的腋下除毛風景真是少之又少。更是時而感慨行走於路上的目的和終點。於是心裏面便有了一種莫名的傷春悲秋。情不自禁去思考一個沒有答案的哲學問題:在這條沒有盡頭的人生道路上行走的意義和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有時候走得特別沉重、有時候會走得很疲憊,甚至有時候會失去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氣。
越是去思考這些問題,就越是覺得自己就像秋風中的一片落葉,就算再怎麼捨不得離開那給予我生命和養分的枝幹,也逃脫不了會被那秋風吹向遠處的命運。一路飽受風沙和雨水洗禮,把本是一身碧綠的盛裝,被無情的吹殘成破衣爛裳。最終散落在世界的某個孤獨的角落化為塵埃。
這就是落葉的命運,無法去掌控自己的去向和落點,只能順著秋風而行。看似秋風無情,卻不知,它是將愛埋葬在土裏。孕育著來年春的種子。
 這或許也就是我們命運的倒影。老天在給予你生命同時就已經悄悄的從你脖子上拴上了一條叫做(命運)的頸鏈,無論你願不願意,它總是喜歡拉著手中頸鏈迫使你離開你想要停留的地方,不斷的往彼岸前行。
所以有時候覺得老天更年期就像個孩子,時而頑皮,時而善良。
善良時:生怕手中的頸鏈拖得太緊會把我們活活的拖死。於是它在一路上偷偷的擺上各種讓你覺得愉悅的事物:比如那愛你和你愛的家人、比如那心愛卻又容易遺失的玩具、還有那讓你刻骨銘心的愛情和友情。在我們陷入疲倦和傷感的時候把這些美好事物放在你能輕而易見的地方,誘惑著我們去不斷的往前奔跑,去爭奪面前這些讓你感到快樂的事物。
頑皮時:就會把你歷盡千辛才擁有的事物,通通都收回閬中。然後再以主宰者的姿態再跟你玩另一個遊戲。它把這個世界的痛苦和不幸,都通通放壓在你的身上,試圖去摧毀你的肉體和靈魂,只要你還有前行的力氣它就會拉著手中的頸鏈粗暴的拖著你往前走。讓你不僅僅感受這個世界的幸福和快樂,同時也感受到這世界的痛苦和不幸。
也只有這樣你才能領悟到,此時手中緊握的無論是鮮花還是荊棘都不是屬於你。這只是老天想跟你玩一個遊戲,才會慷慨的在一路上遺落各種有趣的無趣的東西,讓你錯以為撿到的東西都是屬於自己的。等到哪一天它厭倦了這場遊戲,就會收起在一路上所給與你的全部。也許因為失去寰宇家庭而悲傷、也許因為頓悟而快樂。
到了某一年的秋天。你的生命將如同落葉般枯萎。不知能否像種子一樣,能在這深秋時埋葬著愛與希望的土壤中重生。靜候著下一場輪回的開始。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