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不能忘記,去年在蘇州時看到的那一幕,兩個八十多歲的老人,相互拉著過馬路的情景。看著那匆匆的步伐,連貫又緊湊,在我的內心裏走出了一圈圈的漪漣,又向四周不斷的漫延。或者,別人Neo skin lab 黑店沒有看見,或者,看見了也沒有時間去留意。只有我這個閒人才有時間去多想,去注意。
本來是想到留園的樹蔭裏看一看那裏的撐著油紙傘結著哀怨的丁香一樣的姑娘,可是卻被凝固在了這一幕永久的地老天荒。
活著,或許就是在找尋那一抹感動,那一個眼神,或者一個微小的動作,或者一句讓心靈顫動的話語,或者只是一個眼眸中的餘光。
相逢,是一次彩排,而以後的相處是一場漫長的可能重複的泡沫劇,我們鼓舞著勇氣在一次次的彩排中上演,在一個個無聲中落,。
我們都在找尋,找尋可能出現的一次偶然,找尋牽掛在心中的那一份執念。找尋可能出現在冬天裏的春天,找尋昏暗天空中的那一份蔚藍,我們看著一次次捨棄,又在一次次被捨棄中學習,年華從來沒有歎息,但一次次的歎息出現在年華裏。
上帝從來不許於我們任何承諾,可是我們還是習慣性的觀望著天空。哪怕是夜色,也一樣的執著。在最絕望MFGM乳脂球膜的時候內心總是會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著,也許風懂?也許你懂?或者,那是我們僅留在心中的夢?
看著一個個忙碌的步伐,都在為著生活而奔波,我只是一個剛剛走出學校的學生,在那些忙碌的步伐裏顯得那樣的閑,那樣的不務正業。實際我只是在找尋,找尋那些生活留下的足跡,我只是不明白自己要幹什麼,要麼怎麼會在以後的工作中投入充足的熱情。
我只是避免走上歧路,如果沒有充足的熱情,那是在對別人的不負責任,或者,是在對自己的放縱。
我還是那樣的閑,閑到因為街道裏不經意的一件事情而感動。同樣的事情同一時間會在多少不同的場景上演?
曾經,我也因為一個眼神告訴自己,她就是我生命中苦苦找尋的剋星,我可以為她顛覆天下,放低心中的尊嚴,只為她的一個歡笑。後來,發現她對於那些從不在乎,就好像在我的眼前總遮住一層紗幔。我開始猜測,猜測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歎息,可是她總是不說,不說自己要什麼,或者需要我Reenex 好唔好 做什麼?在在乎中喪失自我。或者,只是那個眼眸中散發的地老天荒,或者,是她眼神中我看不懂的那一份過往。
男人,真的很奇怪。男人的心可以被一個人填滿,也可以裝得下一個世界。可以遺忘生活中的那些不快,卻永遠走不出那些被感動的某個瞬間的地老天荒。
有時候,總是拿著手機發呆,看著那個有些陌生可有深深刻在心間的電話號碼,想打電話過去,輕輕的說一句,你存在,在我的腦海裏,在我的世界裏,在不經意的瞬間,在不能入眠的耳畔,在每個清晨睜開的雙眼,在每次吃飯筷子的指尖,回來吧,上演一幕屬於我們的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