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來,不知不覺在我的人生已經上演了二十六遍如此相像的景色。回望一路走過的道路,發覺沿途上的所見所聞是如此的淡然無味,雖說一路上也有過坎坷,也曾有過愉悅,經歷過起伏,但能刻印在心裏的腋下除毛風景真是少之又少。更是時而感慨行走於路上的目的和終點。於是心裏面便有了一種莫名的傷春悲秋。情不自禁去思考一個沒有答案的哲學問題:在這條沒有盡頭的人生道路上行走的意義和目的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有時候走得特別沉重、有時候會走得很疲憊,甚至有時候會失去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氣。
越是去思考這些問題,就越是覺得自己就像秋風中的一片落葉,就算再怎麼捨不得離開那給予我生命和養分的枝幹,也逃脫不了會被那秋風吹向遠處的命運。一路飽受風沙和雨水洗禮,把本是一身碧綠的盛裝,被無情的吹殘成破衣爛裳。最終散落在世界的某個孤獨的角落化為塵埃。
這就是落葉的命運,無法去掌控自己的去向和落點,只能順著秋風而行。看似秋風無情,卻不知,它是將愛埋葬在土裏。孕育著來年春的種子。
 這或許也就是我們命運的倒影。老天在給予你生命同時就已經悄悄的從你脖子上拴上了一條叫做(命運)的頸鏈,無論你願不願意,它總是喜歡拉著手中頸鏈迫使你離開你想要停留的地方,不斷的往彼岸前行。
所以有時候覺得老天更年期就像個孩子,時而頑皮,時而善良。
善良時:生怕手中的頸鏈拖得太緊會把我們活活的拖死。於是它在一路上偷偷的擺上各種讓你覺得愉悅的事物:比如那愛你和你愛的家人、比如那心愛卻又容易遺失的玩具、還有那讓你刻骨銘心的愛情和友情。在我們陷入疲倦和傷感的時候把這些美好事物放在你能輕而易見的地方,誘惑著我們去不斷的往前奔跑,去爭奪面前這些讓你感到快樂的事物。
頑皮時:就會把你歷盡千辛才擁有的事物,通通都收回閬中。然後再以主宰者的姿態再跟你玩另一個遊戲。它把這個世界的痛苦和不幸,都通通放壓在你的身上,試圖去摧毀你的肉體和靈魂,只要你還有前行的力氣它就會拉著手中的頸鏈粗暴的拖著你往前走。讓你不僅僅感受這個世界的幸福和快樂,同時也感受到這世界的痛苦和不幸。
也只有這樣你才能領悟到,此時手中緊握的無論是鮮花還是荊棘都不是屬於你。這只是老天想跟你玩一個遊戲,才會慷慨的在一路上遺落各種有趣的無趣的東西,讓你錯以為撿到的東西都是屬於自己的。等到哪一天它厭倦了這場遊戲,就會收起在一路上所給與你的全部。也許因為失去寰宇家庭而悲傷、也許因為頓悟而快樂。
到了某一年的秋天。你的生命將如同落葉般枯萎。不知能否像種子一樣,能在這深秋時埋葬著愛與希望的土壤中重生。靜候著下一場輪回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