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廢的歲月裏,殘留的那些回憶,聚在了一起,化作點點墨蹟,印在了沁濕的宣紙上。落日染血的暮色,逝的也快,卻未能帶走眷戀的情緣;眼淚飄飛的霎間,終究遺下了曾經楊海成的恩怨。
相離莫相忘,且行且珍惜。
風雨淒淒處,寂寂無聲時,有孤燈相伴,畫魂屏後,酒已盡,愁卻未眠,縱有心安然入睡,卻無力趕走靈魂深處的那一抹容顏。
獨上高樓,喚瓊月,啼血烏鵲幾時休?冷笛聲中,難掩凝噎聲泣,欲奏風情曲,卻也是柔情傾盡。
情別情,意離意,縱使身處芸芸眾生,亦不免一陣淒涼。落幕的劇場,嵌入了憂傷,揮手作別,眼角絲絲淚光,黯然成殤,淒風話別,撚愛成殘。
關山月影曈曈處,恰似三千弱水自天流,燈火闌珊印暮,玉人駛向來時路。臨窗硯臺處,只有斑駁紅淚墜地,在墨蹟錯落的宣紙上起舞。
那一年,誰牽著誰的手信言:冷月深處,宮闕無數,卻不及人化療間一間草屋。
那一年,誰倚著誰的肩誓言:此生,唯君可依,來世,紅塵相遇,只需心畔默念,定把心系君身。
烏啼江舟空餘恨,月影餘輝似霜雪,那人、那情已成追憶。遙憶當年,月下影成雙,今夕,竟與影對飲,可歎、可悲。
溫酒一杯,融淚一滴,前塵往事盡散去。醉眼朦朧覓歸路,人生的起起伏伏,早已看夠了。畫屏處,墨香撒了一地,那一支筆,早已死寂。
煙雨又起,我道:離殤煙雨地,有那淒淒愁苦人,執筆時,怎將相思剪去,墨蹟點點,卻也是句句傷感,句句悲。
雷聲陣陣驚入耳,忽覺雨夜多淒清,夜間幽徑本清淨,又是雨夜,哪里尋曾經?
淒淒聲,淒淒情,淒淒淚中,淒淒人,淒淒雨夜,淚灑無聲。孤情楚雨雲沒月,一尊孤琴奏江南,曲調未成淚先斑,何人解安利傳銷我心中結?道盡心中萬千事,亦只有黃花作陪,縱有萬千柔情,又有何人憐惜?
殤成歎,殤的是歲歲花綻無人采,歎的是年年落花無人知。
清淨、孤寂的室內,那曲憂傷的旋律還在繼續,角落的那把傘還在滴著雨滴,可是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刻意的去更該,去勾勒,可那胭脂味總也抹不掉。畫中人未變,笑意淺,卻印著一張截然不同的臉。
紗帳暖,心卻已寒,笑看紅顏,終抵不過似水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