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不見,那晨與夜的海岸線。今夜,但願夢中揮手,兮兮微語明月,沁眠天波潮琴。
 水浪,一種人世間最美妙的旋律,我喜歡傾聽你自然的心跳,喜歡撫摸你不自然的脈搏,喜歡你溫柔的故事,喜歡你洶湧的歌謠。總之,我喜歡你可愛的一切,更喜歡在晨與夜的邊緣凝望你微笑的海岸線。你,讓我懂得珍惜與思念,你讓我明白感受與思考。你的旋律是那樣的清脆,你的音符是那樣的厚實,一切的自然與不自然的協調,我只能用比較容易理解的詞語形容你—天籟之音。
 也許是因為你是智慧的賢者,才會讓那些文字的聖人寫你以入眼,記你以在心。你是大自然的語錄,以生命的忠實訴說著純真的慧知;你又是大自然的氣血,以生命的澎湃記憶著璀璨的光陰。你是這樣的偉大。能容天下之汙以淨,能納百川之度量以度量。可是,我卻不曾膜拜你,不曾仰慕你。我只是把你當做好朋友,一個交心與見心的朋友,一個知音與知情的朋友。
 我也只能和你掏心了,僅因為你的度量讓我折服,一種人性達不到的容納之氣,一種知識擴載不了的智慧之悟。此時,也許你在想念我們的談話,我想我猜對了,因為我們是忘交摯友。
 其實,雖然我們是摯友,但我想真正懂得你心跳為何的人也只有莊子了。他就像是你的孩子,帶著你的氣息混沌與世,鷇響最純正的時音。逍遙遊,那是怎樣的氣度才能築起天地可見,那是怎樣的自然才能與天地精神可往來也。我想,你應該是同意的,你也是這樣與之潮琴的。不過,也許你該感到遺憾,莊子只有一個而已,不懂潮弄之琴的我卻已開始與你世華分句,只能負疚孤獨了。
 今夜,便讓我在夢與醒的邊緣焚一炷香,祭奠那逝去的故事,讓風月長沙咽埋箜篌恨晚,而我會在每一個晨曦眺首凝望,翻唱那醉茗之曲。